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

编辑:热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06:05:0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国家邮政局于2003年1月25日发行《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1套4枚。邮票四枚图案名称和内容选定为五子夺莲、钟馗、盗仙草和玉堂富贵。
中文名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
发行日期
2003年1月25日
责任编辑
刘继鸿
发行量
920万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简介

编辑
图序图名面值发行量
(4-1)T五子夺莲80分1110万枚
(4-2)T钟馗80分1090万枚
(4-3)T盗仙草80分1090万枚
(4-3)T玉堂富贵2元920万枚
发行日期:2003.01.25
发行量:920万
全套枚数:4全套
面值:4.40元
发行价格:4.40元
邮票规格:一、三图40*30mm二、四图30*40mm
齿孔度数:P12
设计者:王虎鸣
印刷机构:北京邮票厂
印刷版别:影写版
整张枚数:20枚
整张规格:mm
防伪方式:
责任编辑:刘继鸿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设计师点睛

编辑
1.五子夺莲。杨柳青木版年画中,胖娃娃的题材最丰富,作品甚多,“五子夺莲”为清雍正年间的作品,属娃娃题材的经典之作。画面中的娃娃形象生动,造型丰满,其线刻细腻,染色鲜明艳丽,充分体现了杨柳青年画的独特风格。
2.钟馗。传统年画题材丰富,但最早是从“门神”的“门画”开始产生的,现今有些地区仍有贴“门神”的习俗。钟馗是神话传说中的驱逐人间鬼魅和避驱凶邪的神仙。此图为清乾隆年间的作品,其绘画艺术在其他“门神”类作品中属上乘。
3.“三岔口”或“盗仙草”。“三岔口”是杨柳青年画中戏曲题材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国粹京剧经典曲目之一。此图画面场景、人物造型典型生动。这幅清末的作品较好地体现了杨柳青木版年画的特点和风格。“盗仙草”为清乾隆年间的作品,其风格特点为:人物多而清丽,线条优雅,人大于景,疏朗有风致。内容为白娘子偕小青迎战护山仙童。
4.玉堂富贵。杨柳青年画中仕女类题材占据主要位置,此图为清代早期的作品,图中以玉兰、海棠、牡丹、桂花为谐音,即“玉堂富贵”。作品较全面地反映了仕女类年画的面貌。小型张为“连年有余”。娃娃抱鱼是杨柳青年画最具代表性的题材,莲寓意连续不断,鱼寓意“富余”,祈盼生活永远(连年)富裕之意。这幅年画在社会上影响较大,也是杨柳青年画的标志。
以上方案的提出,主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因为杨柳青木版年画兴盛于清,经典之作大多出自这个时期,所以5幅作品均从中选择。二是题材方面尽可能兼顾,所选作品基本包含了娃娃、神话故事、戏曲及仕女等几大类型。
后记:最后邮票四枚图案名称和内容选定为五子夺莲、钟馗、盗仙草和玉堂富贵。作为备用设计方案的小型张没有发行。共有5套设计方案备选。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背景资料

编辑
年画本是民间百姓欢庆新春佳节的绘画艺术。为在传统节日———新春佳节之际,让人们有更好的贺年方式,互致问候和祝福,国家邮政局将于1月25日发行《杨柳青木版年画》邮票一套4枚。同时发行小版张一种。
杨柳青位于天津西部,是我国最著名的年画产地之一,也是北方繁盛的年画画业中心。其地名极富诗意,景色优美,有“小苏杭”之誉。它处于大运河与大清河的交汇处,明代称为古柳口。杨柳青木版年画相传始于明万历年间;最早的作坊为戴廉增、齐健隆两家画店。他们皆为画工出身;清乾隆年间,随着国内政治、经济稳定,这两家开设了许多分号。每逢农历冬至,各地客商云集杨柳青,一派车水马龙景象。此外,杨柳青地区还有各大画铺,迄今可以知晓的是惠隆、爱竹斋、万顾恒、盛兴、增顾等号,共12家。每家作坊有十几个刷年画的案子,单戴廉增一家每年印制年画100万张;行销各省、县,在当时的情况下,足以惊人。杨柳青真正成了绘画之村,参加绘刻工作的男女成员极多,有诗句赞美道:“家家都会点染,户户全善丹青”。这样,画店之间就形成了商业竞争,为追求利润,他们不惜重金聘请专业画家和刻版能手,这些作者称之为“画师”。据统计,直至光绪年间,名画师有张俊庭、王润柏、周于贞、戴立山、张祖三、张耀林、王本意、陈玉舫、赵景贵,韩竹樵、成三榭、王葆真、徐荣轩、阎玉桐、杨续、韩月波、王绍田、徐少轩、徐思汉等人,其中高桐轩声名最著。
高桐轩(公元1835年-1906年),名荫章,字以行,河北杨柳青本镇人,自幼嗜画,擅于为人写真,32岁时,被征入清廷如意馆,为慈禧太后画像。他画像,焦达安补景。由于高桐轩是位较有文化修养的画师,因此在画艺中也吸取了文人画的长处,为其他画师所不及。60岁以后,高桐轩回原籍致力于年画创作,开设雪鸿山馆画室,他善诗词,画有文人之雅,又具画工之精,独见风韵,流传迄今的佳作有《庆赏元宵》、《春风得意》、《瑞雪丰年》、《文姬归汉》、《三顾茅庐》等。
杨柳青木版年画在制作工艺上采用线刻单色印版,然后经人工刷色而成,造型生动真实,线条工细挺健,设色鲜艳雅致,很适合百姓大众的审美观,其中的词句多为吉庆内容,或是民间传说故事。早期的仕女、娃娃画,多摹写宋代画院苏汉臣等人的本子,皆体态丰腴,天真活泼,美丽又可爱。花卉画洁净如玉,也似画院风格,以红黄等较鲜明的色调为主。
清乾隆以后,逐渐表现真实生活中的妇女儿童形象,开始打破宋代的旧式,描绘当时的装束与发型,画理想中的美女是:“鼻如胆,瓜子脸,樱桃小口蚂蚱眼;慢步走,要笑千万莫张口。”画娃娃样其诀“要肥胖”。同时,年画中也吸取了明代以来著名画家陈洪绶、萧云从的人物造型风格。又由于杨柳青靠近北京,也受到清代宫廷画风的影响,如冷枚等人的版画风格。嘉庆、道光时,画面上的人物越来趟多,并以民间戏剧、小说为题材,如《白蛇传》人物故事,为广大民众最喜闻乐见。
到了晚清,杨柳青木版年画发展中更注重画面的对称和平衡感,色彩鲜艳和谐,又增加了山水、亭台、室内用具等补景方法,从而更丰富了画面。
这时,上海画家钱慧安到了杨柳青,对杨柳青木版年画作了进一步改进。他是最后一个具有影响性的画家。钱慧安(公元1833年—1911年),字吉生,擅长人物仕女画,他对杨柳青木版年画中的戏剧题材画贡献最大,线描也比以前更富于变化,可惜面相流于公式化。他的画也多表现民间美好的祝愿,常见的有《麻姑献寿图》。
外来经济影响,杨柳青木版年画中也时有表现。如《唐山图》中有西方式的矿区、工厂、轮船。西方资本对民族手工业的竞争和威胁,直接影响杨柳青年画的生产,石印画的传入具有极大的冲击性,杨柳青木版年画不得不降低成本,走上了粗制滥造的衰落道路。所幸的是,杨柳青木版年画至今尚保存其特有的风格,我们期望它能在以后的岁月里得到振兴和进一步的发展。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技术资料

编辑
小版张上有“杨柳青木版年画”的汉语拼音镂空,这是继《君子兰》小全张之后第二次在邮票上采用镂空技术。小版张上还使用了大面积的黄色荧光油墨。小版张还使用APS打孔器专门打制了交错齿孔。

杨柳青木版年画特种邮票相关传说

编辑
“连年有余”的传说
杨柳青年画以产地的名称享有盛誉,“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概括了当年杨柳青镇及附近村庄从事年画制作红火热烈的情景。杨柳青年画以色彩艳丽,富有夸张表现力,画面热闹喜庆,具有浓烈的地方生活气息而独树一帜。例如著名的传统年画“连年有余(鱼)”,画面上体态丰腴、神彩奕奕的娃娃,手持莲花,紧抱着通红的大鲤鱼,象征着人丁兴旺,丰盛有余。因此,杨柳青年画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受到人们的喜爱,特别是家庭主妇们的青睐。每逢新春佳节,主妇们总是在门、窗、厅堂、内室、炕头、灶旁、影壁、水缸等处张贴上杨柳青年画,作为装饰房屋、烘托吉祥喜庆气氛不可缺少的物品。
1月25日发行的《杨柳青木版年画》邮票的小版张边饰就是是著名的传统年画———“连年有余”,这里给大家说说关于它的传说。风光别致的天津燕园,有堵古色古香的影壁,上绘一幅传统的杨柳青年画——莲年有余(鱼)。远远望去,那莲花粉生生,荷叶绿葱葱,大胖小子精灵灵,怀抱的鲤鱼直打挺,简直就要活了!据说,这幅画还真的“鼓”过呢(“鼓”的意思便是活了)。
相传,清乾隆年间,河北胜芳镇有个叫薛富贵的财主,他从卫里(天津市里)回来,船过杨柳青时,听岸上有人操琴唱曲儿,唱的是地方小调《画扇面》:“天津城西杨柳青,有一个美女白俊英,她妙手丹青会画画……”,小曲勾起了薛富贵弃船登岸游画乡的兴致。他下了蓬船,走下河堤,抬眼一望,只见这北靠西河,南沿定河的古镇,郊外白杨参天,垂柳拂地。镇内店铺繁多,车水马龙。心想难怪乾隆爷亲口赐名杨柳青,果真是宝地一方啊。薛富贵走街串巷,东瞧西看,见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他本不懂画,也不爱画,可一到画乡,却被一幅幅男有男性,女有女性,花儿飘香,叶儿映翠的年画迷住了,竟然是买了一幅神笔妙手白俊英的亲笔画“莲年有余”,带回了老家胜芳。
你可别小看这张年画,往屋里一贴,嘿!那真是满屋增彩,四壁生辉呀!薛家老两口对这张画那个爱劲就甭提了。他们白天借着日头看,晚上举着油灯瞧,边看边夸:“这大胖小子多精灵,这莲花荷叶多水灵,这金色鲤鱼多鲜灵……”看着看着眼神一暗打起盹来。刚一合眼,就见那画上的胖小子,眉一挑,眼一动,腿一伸,腰一挺,从画上跳了下来,他东瞅瞅,西瞧瞧,捅捅这,摸摸那。接着奶声奶气地说,“老爷爷,老奶奶,想吃鱼,我会逮,您老拿个木盆来。”说罢,一眨眼,又回到画上。老两口猛醒过来,把梦一说都一样。薛富贵心里一亮,想起杨柳青年画年年鼓,一年鼓一张的说法,像“金驹送宝”,“黑驴拉磨”,“美人就亲”,“春牛耕作”等关于杨柳青年画的故事。他赶忙叫老伴找来一个大木盆,对画上的胖小子说:“你刚才的话听真了,木盆拿来了,我们就等着鱼吃了。”说罢,上炕安歇。一夜无话。到了转天早上,睁眼一看,木盆里果真有一条欢蹦乱跳的大鲤鱼,薛富贵心里那个美呀。从这天开始,天天这样,老两口越吃胃口越大,吃着吃着就想歪道了。
这天晚上,薛富贵对胖小子说:“好孩子,听我说,韩信点兵不怕多,大红鲤鱼印把个,每天给我一筐箩。”你猜怎么着,他要多少,胖小儿就给送多少。薛富贵天天卖鱼,赚的钱都海了去啦。他钱越多越不嫌多,掐着指头暗盘算,过不了多会儿,赵家的庄院、钱家的船、孙家的苇塘、李家的滩,整个胜芳都要姓薛了。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可抬头一看,可要了老命了,那张画变成了一张纸。他啊的一声,活活急死了。
那画上的大胖小儿哪儿去了呢?他是怕被薛富贵的钱臭玷污了自己的灵性,张起荷叶帆,架起莲花船,抱着大鲤鱼,沿着大清河,又回到了杨柳青。
词条标签:
非历史 经济 社会 文化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