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头

编辑:热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18:22:44
编辑 锁定
《王老头》是由慕云春树所写的一篇短篇小说,目前已完本,描写的是父子几人之间的生活情节。
中文名
王老头
作    者
慕云春树
作品类型
短篇小说
作品状态
已完本

王老头《王老头》

编辑
作者:慕云春树
作品类型:短篇小说

王老头书籍简介:

编辑
有福气的王老头病了,他与大儿子一起带着三儿子和四儿子给的钱,到北京找他的当医生的二儿子冶病。其中的酸楚是在文字之外

王老头截选文章

编辑
村里人都说,王老头有后福,虽然年轻时拉扯几个孩子不容易(老婆死的早)——受罪,可现在儿子们都长大了,有能耐。最不济的大儿子(原来家里穷,没说上媳妇)现在与王老头一起包了村里的果园,也有钱了,前几天还有人来提亲说媳妇呢。老大都是奔50岁的人了,你说王老头能不高兴吗?死了也能闭眼了。
可是王老头病了,病的还不轻。可是县里的医院竟没查出啥毛病。不过有福的人就是有福,虽然病了,也比一般的人有福。人家二儿子在北京的大医院当大夫,能上京城去治,你说这不是有福吗?
儿子们都孝顺。
老三送来2万块钱:大(父亲的称呼),我的超市离不开呢!这钱先带上,不够再打电话,北京那边有二哥呢!
老四也送来2万块钱:大,我运输的车离不开人呢!这钱先带上,不够再打电话,北京那边有二哥呢!
行行——-老头都一一答应着。
老大陪着去。
果树正挂果呢,也离不开呀。
老大说:大,离得开,找人帮照看就行了。
王老头有点激动:老大,大对不住的就是你了,从小跟大一起出力挣钱,供弟弟们上学,连媳妇也没娶上,现在好不容易有人给提亲了,人家媒人那边等着回话呢,我这又得花钱——-
大,没啥,谁让我是老大呢!
给北京那边打了无数次电话,就是没人接,早也打,晚也打,老二就是没音信。直接去吧!这病不能等了。
火车真是快,第三天的一大早就到了京城,用车站公话一打,通了。
老大刚与老二说了句:咱大病了,病的不轻,来你这看看——
就听见老二媳妇在旁边说着:我就知道这几天来电话没好事,我看是你们家乡的号码就头痛,我找了你这农村人真是倒霉——啪,电话断了。
老大对王老头说:大,老二让我们快去呢!他不得闲,不能来接咱们。
是呢,是呢,老二肯定是忙。
老大不笨,手里有老二家的地址的纸条,打了的,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七楼啊!王老头被儿子连搀带背的,好不容易到了,王老头的骨头也快散了架了。敲了半小时的门,没人。坐在楼梯口等吧。
从中午9时30分一直等到下午4时,没等到人,王老头晕了,又累又渴又饿,身体又弱。
下午4点多了,楼下上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来到门口,愣愣地看了王老头你俩儿半天,忽然说:你是爷爷,我见过你的照片!!快进家吧。
王老头一下子来了精神,自己的大孙子,头一次见哪!高兴啊!骨头里透着亲哪!
王老头被孙子搀着进了门,这身子轻松啊!!进门傻眼了。老二媳妇在沙发上坐着呢!这家里有人呢!!这六七个钟头啊!硬是没人开门。
妈妈!我爷爷来了!!幸好是星期六啊!我爷爷都不知道按门铃啊!
怎么是周六啊!老二媳妇一心的不高兴。不过她自有办法。
哟,儿子回来了,看我儿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爷爷呢!这么多年,别说爷爷能给见面呀、压岁钱呀的,就是一粒糖豆豆,也没吃过你爷爷给的一粒子呢?看我儿子叫爷爷叫得多亲呀!这爷爷可不是白当的呀!!
王老头脸涨得透红啊,连忙把褂子扣子解开,从里面把缝在里面的钱(老三老四给的钱)拿出来,准备给孙子几张。
给,当然得给啊
儿媳妇一把全抢过去:哟,爸爸,您看看,真让您破费了呀,儿子,快谢谢爷爷!!
转身进了里屋。
老大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大————
爷爷我不要钱。孙子很懂事:我知道你们农村里挣钱不容易,妈妈——妈妈——
爷爷有钱,等秋天爷爷的果园里的果子卖了,还能挣一万多呢!!王老头摸着孙子的脸,一脸的幸福。
果园里很好玩吧。有小鸟吗?有野兽吗?城里的孙子,很想知道自己老家里的许多的事情。
有啊,有小鸟,有野兔,有刺猬。这些天啊,应该有知了了,我们在果树上绑上塑料纸,那上树的知了猴就爬不上去了,我们就在树下捡了,拿到县城里去卖,一年光知了猴就能卖2千元呢!!王老头给孙子讲着,忘了病、忘了累、忘了渴、忘了饿——
哎呀,儿子,快回自己的房间学习去。老二媳妇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客厅里。把孩子拉起来推到屋里。
也不想想自己的病传染不传染,就拉着孩子不放!!老二媳妇一脸的不高兴。大院东边有宾馆,你们去住下吧。
那老二呢?老大有点憋不住了。
不知道,你们自己找他吧。
你——-
王老头,使劲拉着大儿子的袖,出门了。
老大呀,我知足了,这些年我时时刻刻都想着什么时候能见上我大孙子,这不,见上了,还给我这么亲,满意啊,咱不能呆在老二家,我有病啊,万一传染给我大孙子,我、我死也闭不上眼啊!我这病啊,本来我也没想治了,七十三了,老话说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我快自己去了,我就想见见我大孙子啊!!这些年我在村里多有脸啊,有在京城工作的儿子,有在县城开超市的儿子,有搞运输的儿子,不愁吃,不愁穿的,我知足呀,我知足——
可是,大呀,我们当初供老二上学时多不容易呀,供他上中学上大学,我们吃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老二太混账了,这么多年信不来,信不往的,怕我们沾了他的钱,他工作这么多年,家里一分钱没见他的,结婚这么多年,家一次也没回过,我也认了,可这次是大您病了,他不能不露面了,明天,我到他单位去找他——,治病的钱我还带了点。哼,不找他,我也能给您瞧病的。
老大愤愤得说着,搀着快迈不动步的王老头向前挪着。迎面来了辆汽车,车灯刺痛了王老头的眼,他把儿子使劲儿推向路边。
王老头死了。
村里人都说,王老头有福啊,看人家儿子给操办的丧礼,在全村,噢,全镇上都拨尖了。也是,王老头吧,那人就是省心啊,给儿女们省事省心,有病没上儿女们掏钱,没让儿女服侍一天,还给儿女挣钱了,肇事都赔了不少钱呢。
可是出髌这天吧,老大把刚赶回来的老二一顿好揍,老二呢,一头撞在棺材上,弄了个头破血流。这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啊?
是不是争家产呢?这么个打法?村里人都说。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