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儿的就是心跳

编辑:热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21:19:28
编辑 锁定
《玩的就是心跳》是王朔创作高峰时期的优秀作品。2007年由著名京派导演叶京改编为电视连续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书    名
玩儿的就是心跳
作    者
王朔
地    点
北京
内    容
青春

目录

玩儿的就是心跳情节

编辑
《玩的就是心跳》在从北京到广州的十几个场景中,跨跃上个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十年时间,前后有数十名人物
长起来了。 方言、高洋、许逊、汪若海,这些王朔笔下耳熟能详的人物,在<看上去很美>里面一起上幼儿园,<动物凶猛>里共同度过少年时代。如今他们从部队复员,又在广州相聚。虽然我力图让这篇书评仅限于《玩的就是心跳》,但仍然无法抹去这些一脉相承的作品中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复杂喧闹的社会环境,封建色彩浓郁的家庭、学校和部队,生活在“体制”下无奈的叛逆少年,孤独而脆弱的内心充满着对友谊和爱情的渴望。那些亲密无间的友爱带着强烈的“江湖”、“义气”一类的象征意义和符号性质。这种关系是经不起推敲和考验的。在酒桌上谈到卓越之死时,一句句语焉不详的酒话暗示着生活中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曾经在朋友之间产生过多深的裂痕。
“刘炎事件”是方言思想的重要转折点。刘炎与方言曾有过一次彻夜长谈,刘炎讲述了自己悲惨的身世,这让方言非常感动,甚至陪着她流下了眼泪。可是当他发现刘炎和高晋在房中亲热的一幕以后,明白自己受到了欺骗和愚弄。他为自己的单纯和幼稚感到万分羞愧,转而迁怒于凌瑜,认为“女人都一样”。在这些章节热热闹闹的描写下,实际上掩藏着方言那颗受了伤的心。从此以后,方言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方言。他开始变得玩世不恭,再也不相信任何所谓“美好的情感”。在他的内心里,从此决心要永远清楚的认识自己,把握住自己。在这个角度上讲,方言是一个自尊心极强、极度敏感和脆弱的人,代表着中特殊的社会过渡时期一代迷惘与困惑的青年群体。
什么爱情?不过是欺骗;什么友谊?也不过是流氓假仗义!那么理想呢?在《玩的就是心跳》里面,从未被正面描写过的冯小刚成了理想破灭的典型。他喜欢用宝石比喻生活和认识,让人觉得那似乎并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个确实存在的物体。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他和刘炎四处借贷筹钱和高洋等人到南方去“淘宝”,却没有料到这根本就是一个胡侃出来没有影儿的事情。当他明白时,一切都已经晚了。那好,不就是玩吗?干脆玩个心跳的吧,还有什么比杀人游戏更令人心跳的呢?于是冯小刚选择了挺身赴死,用生命来换得让自己成为“议论的中心”。这种行为实在让人感到毛骨悚然,这就是失去理想的年轻人用残酷的方式对现实和“体制”的反抗。

玩儿的就是心跳评价

编辑
1、《玩的就是心跳》写的是一群生长于文革与改革过渡期的年青人的故事。故事反映的是当革命教育已成玩笑,作为人最后的精神寄托爱情、友谊、理想等,也不过是一场幻梦。什么也干不成,只好“玩儿”去;到最后什么都玩光了,生命也成了玩物。
2、《玩的就是心跳》是一部充满了悲观倾向的现实主义小说。出色的完成了小说要成为“时代的镜子”的功能这一任务。
3、《玩的就是心跳》并没有对人生(比如爱情)完全绝望,对凌瑜(百珊)隐讳谨慎的思念与痛,在作品的某些不起眼的角落里,闪烁着最后一丝理想主义的微光。

玩儿的就是心跳写作手法

编辑
作者是语言天才。关于“京味”、“痞味”,二十多年来,各方面军无论是骂还是赞,这一点都是不争的事实,并给予充分肯定。自王朔以来,无数新一代写作者从中吸取营养,形成风格。但《玩的就是心跳》的写作绝不仅限于“痞子文学”的胡侃一气,小说使用的“冰山”写作和意识流手法也达到了全新的高度,在王朔的作品中首屈一指。
“冰山”写作理论源自于海明威。意指:一部作品应该像一座冰山,人们只能看到海面上八分之一,即冰山一角,而巨大的山体则隐藏在海面之下。《玩的就是心跳》无疑是“冰山”写作的一次完美实践。当滤过那些表面上热火朝天的调侃语言后,人物的精神世界如海面下的山体一样宽大扎实,千姿百态。同时在这一理论指导下,《玩的就是心跳》更是一座精心搭建的迷宫,即使你拿到了它的工程平面图,也会发现某些区域还仍然被斑斑阴影所覆盖。也许只有理解成,作者在用自己全部的作品来建造一个巨大的迷宫,《玩的就是心跳》也只是其中的一间。
意识流手法的运用是《玩的就是心跳》的又一大特色。我们熟悉的意识流作品有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陀思妥也夫斯基的<罪与罚>,以及那本被称为“奇书”的<尤利西斯>。中国作家使用意识流创作的极少,印象里只有当年红极一时的小说<人到中年>。意识流写作是写作技巧中的“高科技”武器。一旦掌握不好分寸,使用得过多过滥就会真的变成“疯人梦呓”,使用不到位则成了无病呻吟。在《玩的就是心跳》里,醉酒后的思想、残缺的回忆、杂乱的想象被作者巧妙又有节制的融会贯通,将读者带入一个梦幻般的心灵场景。成为小说的一大亮点。
除此以外,小说还有大量优秀的景物描写,也让人读起来感觉美不胜收,如醉如痴。仅以作品中一段关于天空中“云”的描写为例:
“。。。。。。湖水上空堆积着如雪如絮的漫天长云。那云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揉捏塑成一尊尊一组组栩栩如生的万物形态:时而群狮抖鬃仰首,时而万马疾蹄奔踏,时而雪山壁立千仞,时而钟乳笋柱罗列如廊。当汽车越来越靠近湖泊,那云也就越来越庞大似教堂穹顶般地盖了上来,万物腾挪变幻像是造物主要在刹那间让人阅尽世间景象。雪山崩塌,石笋倾倒,虎象狮豹没入烟尘,云层翻卷喷涌堆雪凿玉,形成一颗巨大的人头,这人头相貌雄壮翻着眼白仰于空中。车随湖形绕驶,人头随车驰行环顾,忽喜忽悲忽怒忽叹,俄而正脸遥望车内,俄而侧目远眺天外,湖尽车远人头兀自恋恋不舍悬天不去。”
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无数文学大师描写过变幻的云图以抒情写意。如果将这段描写与之相并列,相信会有很多人认为相比之下毫不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