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

编辑:热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06:04:5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2010年11月18日9时,泸西县旧城镇小松地煤矿发生一起因煤矿资源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造成9人死亡,48人受伤,2名主要涉嫌组织者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控制。据初步了解,案件系该县旧城镇小松地煤矿承包人王建福与跃进煤矿承包人郑春云,因煤矿资源纠纷引发。23日警方通报事故系人为引爆致人死伤,同时发生枪击并致人死亡。
名    称
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
地    点
泸西县旧城镇小松地煤矿
时    间
2010年11月18日9时
伤亡情况
9人死亡,48人受伤

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简介

编辑
2010年11月18日泸西县旧城镇小松地煤矿发生一起因煤矿资源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造成9人死亡,48人受伤,2名主要涉嫌组织者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控制。据泸西县人民医院医师彭锐介绍,12名伤者中4人是特重度烧伤,3人是重度烧伤,还有一个是烧伤的面积小、程度也较轻。另有3人是轻微烧伤,还有一人轻微骨折,正在骨外科接受治疗。
初步了解,案件主要涉嫌组织者系该县旧城镇小松地煤矿承包人王建福与跃进煤矿承包人郑春云,因两人承包煤矿距离较近,相互之间争夺煤矿资源引发纠纷。该案件发生后,云南省省长秦光荣、常务副省长罗正富、省公安厅厅长孟苏铁以及红河州委书记刘一平、州长杨福生等分别对案件的妥善处置工作作出指示。
红河州分管官员在第一时间率州级有关部门人员赶赴案发现场,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和勘察,并召开紧急会议,安排部署“11·18”案件处置工作。泸西县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主要官员赶赴现场,积极开展工作。
目前,事态已经平息,2名主要涉嫌组织者已被警方依法控制,案件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各项处置和善后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
泸西县煤炭资源丰富,探明储量1.03亿吨,是全国重点产煤县之一,也是红河州的主要焦煤基地。截至2009年,全县共有19个矿和一个煤业公司。

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事件进展

编辑
深入排查整改安全隐患
事发当晚10点左右,泸西县连夜召集县属相关部门领导召开紧急会议,要求认真组织制定善后处理工作方案,确保善后处理资金及时到位;总结事故教训,及时制定下发整改落实方案,迅速在全县开展煤矿安全大检查活动,深入排查整改安全隐患;积极配合省、州调查组,做好事故调查工作。
据了解,马鞍山煤矿位于泸西县旧城镇三河境内,属六证齐全矿井,企业性质为个体私营企业,企业法人王卫林,核定生产能力每年5万吨,该矿井为低瓦斯矿井。
目前,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伤员救治工作正紧张有序进行,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死者被指遭枪杀官方称嫌犯增加
泸西煤矿爆炸案件发生后,21日多名死者家属称,死者的头部、腹部、胸部出现枪伤,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伤口,可谓枪枪致命。事发当日,惊慌失措的跃进煤矿老板郑春云不敢留在泸西,他让朋友开车将自己带到昆明,径直去了省公安厅寻求庇护。来自官方的消息说,案件取得了一定进展,在增加了部分嫌疑人的同时,又有6名伤者离院,但目前还不能向社会公布。
云南省泸西县警方11月23日通报,煤矿纠纷致57死伤刑事案侦查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经公安机关全力开展调查走访、现场勘验和尸体检验,现已查明案件系事先预埋民用炸药,人为引爆致人死伤,同时发生枪击并致人死亡。

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探访伤者

编辑
18岁的他痛得直叫
</strong>“求你们快点拔出来吧,太难受了,疼死我了……”在特级监护病房看见18岁的郭春福身上插满了管子,全身焦黑,皮肤上面沾满煤灰,他是受伤的12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郭春福一直在哭喊,他的家人在一旁心疼地坐立不安。亲人眼含泪水一直在安慰郭春福:“春福,忍忍就过了,医生在给你喂饭,你嘴咽不下饭,只好这样给你补充营养,你别再叫了……”可年仅18岁的他还是忍受不了这样的伤痛,病房里回荡着郭春福凄惨的叫喊……
为了家他住在矿山上
在另一个特级监护病房里遇见了伤者朱华平的哥哥朱四明。
他说:“我昨晚看电视才知道我弟弟出事了,他是这里面受伤最重的一个,一直到现在还不能开口说话,我特别担心这里的条件能不能把我弟弟保下来。弟弟真的很不容易,他还有两个娃娃,大的那个姑娘虽然结婚了,但小的儿子才上初一,他为了要养媳妇、养家在矿上干活,非常危险,他自己一个人住在瓦曹山(矿山上),小儿子和媳妇就在村子里……”
手上的水泡有核桃大
在这个监护病房里看见3名伤者手臂、背部、头部都有黑黑的煤灰,尤其是手上像核桃一样大的水泡特吓人,医生正在给他们做护理取掉坏死的皮肤,在身上还涂抹上黄胺嘧啶粉和黄胺嘧啶乳膏。彭锐医师说,涂上黄胺嘧啶粉和黄胺嘧啶乳膏起到一个预防感染的作用。
特重度烧伤的赵家强回忆:“我听见爆炸声,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放倒,昏迷过去,埋在了矿井下。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啊,真的太害怕了,在这里干活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云南泸西煤矿爆炸事件现场回忆

编辑
“被炸死的人很少,多数都是被枪打死的,而且一枪致命,听说对方打枪的人都是职业枪手。”
“爆炸后枪声密集”
泸西县虎城宾馆,目前是泸西县仅有的两家三星级宾馆之一,郑春云是它的拥有者。
11月18日早上8点多,煤炭商王贵生(化名)来到泸西县城的虎城宾馆洗车。此时,郑春云站在宾馆的空地上,王贵生上前去打招呼,郑春云告诉王贵生,他和小松地煤矿有纠纷,要去处理,正好王贵生准备从郑春云手里购买一些煤炭,王贵生便叫郑春云上了自己的车,向小松地煤矿驶去。
由于郑春云患有糖尿病,这天上车前,他还带上药品,路上有七八辆车载着人随行。一路上,郑春云向王贵生说的都是:“要去小松地煤矿谈事情。”
王贵生说,之前郑春云就已经接到王建福的电话,要他于11月18日到小松地煤矿下井查看两家关于煤炭资源纠纷的情况,因为担心两煤矿交接处煤层被开采成两层后会造成人员踩塌受伤,郑春云便叫上了一些自己的弟兄和工人,“一部分负责下井,一部分负责在井口看守,一部分和王建福谈判。”
9时许,车到小松地煤矿后,郑春云告诉王贵生,先看看小松地煤矿井下越界的事情,再去陡凹子煤矿和王贵生谈买煤。说完这番话后,郑春云便下车带着人往王建福承包的矿井走去,“当时王建福的人一个也不见,只有工人在上班。”
郑春云带着人先到新矿井口,停留不到一分钟,又来到老矿井口。不到30秒,郑春云身后堆放水泥的工棚突然发生剧烈爆炸,“十几个人瞬间便倒在地上,老矿井口烟雾弥漫,大家赶紧去救倒下的人。”王贵生看得很清楚,就在此时,现场传来密集的枪声,当场就有两人应声倒下,现场混乱不已。
“这肯定是事先埋伏好的。”王贵生说,从现场的枪声判断,王建福一方的枪支不下四五支,可能埋伏于矿井边的山上。
“被炸死的人很少,多数都是被枪打死的,而且一枪致命,听说对方打枪的人都是职业枪手。”王贵生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感叹很惨、很害怕。
事发当天,一名泸西男子去医院看望妻子时,看见了被送往医院的伤者,其中一人就是他的熟人,在医院,他看见医生从两名死者体内取出四颗弹头,他们均被打中心脏。
到公安厅寻求保护
事后,王贵生才知道对方就是王建福,而他只听说过此人的绰号:小老五。“此人在泸西很有势力,几乎无人敢招惹他,因此仇家也多,甚至连在家上厕所都要保镖先检查。”
吓得失魂落魄的王贵生准备开车逃离这个血腥之地,“我只是去谈生意的,看到这个场面很害怕,只想逃。”
在爆炸中腰部和背部受伤的郑春云也上了他的车,等车到小松地煤矿出口时,一辆装载机已经将路面堵住。“我们被包围了,我心想,这下大家都完了,看样子他们准备把郑春云的人统统都打死。”王贵生说,后来他开着车小心翼翼地从装载机旁边的煤渣上行驶,才得以离开小松地煤矿。
离开小松地煤矿后,王贵生带着郑春云先到泸西县人民医院查看了人员受伤情况,由于和郑春云生意上往来已经有两三年,在郑春云的要求下,王贵生决定开车送其到昆明。
“今天这个事情就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被人用炮炸,用枪打。”在赶往昆明的车上,郑春云悲痛地对王贵生说。一路上,王贵生不敢停车,他担心王建福的人追上来。郑春云的神情不是很紧张,两人话不多,只是不断地抽烟。
到达昆明后,王贵生带着郑春云先到解放军昆明总医院检查,后来郑春云不敢住院,担心王建福的人追到昆明,就叫王贵生开车径直将他送到云南省公安厅。
当天下午4时左右,两人来到云南省公安厅,“郑春云说要去报案,没想到直到晚上9点左右才出来,此时泸西县公安局民警已经赶到省公安厅。”
当晚9点,泸西县公安局警员将郑春云接回泸西,王贵生则独自一人连夜回到泸西。“郑春云之所以要去省公安厅,就是寻求保护,在这里,王建福的人伤害不了他。”王贵生说。
家属声音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蓄意谋杀。”
“死者疑一枪致命”
天黑了,旧城镇的何老先生还没有离开泸西县殡仪馆。昨日,他在无奈中签字同意警方对死去的儿子进行尸检。旧城镇一名干部对死者的家属说:“事情拖不得,你们一定要放下包袱。”
发生在11月18日的案件,让何老先生的两个儿子一死一伤,何老先生见过儿子的遗体,35岁的三儿子何海军头部右侧太阳穴上方有疑似枪击的伤口,何海军在爆炸现场当场死亡。
案件发生前,何海军负责开面包车为郑春云拉人。11月18日,郑春云叫他拉人去小松地煤矿,他们将下井查看矿井争议部分,“不想一去不回。”
何老先生一家原本坚持不让做尸检,他们担心一旦死者尸体被解剖,便再也找不到死者遭枪击的痕迹,缺失证据可能导致案件性质的改变。据何老先生的一名亲戚说,昨日除了一名来自嵩明的死者还无人认领外,其余8名死者家属已经陆续签字同意尸检。
郑春云的一名发小也当场死亡,他就是马俊伟。37岁的马俊伟也是金马镇人,他和郑春云从小就认识,几十年来两人一起打拼。让马俊伟死亡的,是前胸的一个枪口。马俊伟的妹妹昨日见到了他的遗体,“没有其他伤。”
“当天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现在都在等待警方的调查。我哥他们肯定是没有防备,否则怎么可能是这样,我们想知道,为什么谈判变成了杀人现场。对方连一根头发都没有动,这边倒了一大片。”马女士说,“死者家属反映,至少有7-8个是被枪打死的。”
张俊,19岁,金马镇人,其母亲反映,张俊左胸部有疑似枪伤,并无其他外伤,“我就声明两点,第一点,我儿子是被枪打死的,第二点,我们需要真相,为什么会这样!”
林永琦,21岁,金马镇新坝村人,其姐姐反映,弟弟的疑似枪伤在右腹。另一名死者也叫张俊,25岁,其哥哥张先生反映,张俊背部有疑似枪伤,对准心脏。
从19日凌晨零时许赶回泸西后,张先生就一直在网上不断发帖,希望“11·18”案件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其弟弟张俊生前做煤炭生意,和郑春云有一些接触。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蓄意谋杀。”张先生说,死者多数被一枪命中心脏,“听说弟弟是在救人时遭到枪击的。”张先生说,爆炸发生后,郑春云一行首先遭到子弹扫射,后来有人上前救人时,就被人用枪点射。
昨日18时许,张先生一家签字同意尸检,走出殡仪馆大门时,张先生的父亲老泪纵横。
来自官方的消息说,案件取得了一定进展,又有嫌疑人被控制,出于侦破考虑,详细情况还不能向社会公布。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社会